Saturday, October 21, 2006

06.漫長的歸鄉路---給人類兄弟姐妹的一封信

漫長的歸鄉路---給人類兄弟姐妹的一封信
老鷹守護員沈振中
親愛的人類兄弟姐妹們:
  不論是飛的、走的、游的、爬的或鑽的,打從我們被你們收購,「關」進籠子或水族箱內開始,你們就與我們同時展開了一段漫長的歸鄉路。
  你們可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,「你們」與 「我們」為什麼是兄弟姐妹?「你們」與「我們」為什麼同時展開一段漫長的歸鄉路?這 「歸鄉路」是要走到哪兒?


  讓我們冒昧的引用你們創造出來且最近數年不斷在強調的「Ecology」--生態學,你們中的某些人也稱21世紀是生態世紀,可是,你們真的懂「Ecology」這個字嗎?希臘語的Eco為Oeko,意即一個house(家)、family(家庭),這個家指的不正是 「地球」!這個家庭不也就足由「地球上每個生命個體所組成」的嗎!所以,我們與你們都是地球家的家庭份子,我們與你們本就是兄弟姐妹。喔!不?你們自認為萬物之靈?你們自許為這個家庭的「家長」、「管理員」?!你們自己訂了「家法」,可以為所欲為的將我們「捕捉」、「囚禁」、「買賣」、「展示」或做成 「標本」。你們似乎忘了,在地球這個家庭裡,「你們是最晚出生的」!以你們所謂的「長幼有序 ,各有其份」,你們好像應該尊敬我們為兄姐、父老,應該「謙卑」的向我們學習如何在地球上生存,如何在這個家庭裡彼此和睦相處!可是你們卻像是在 「纂位」、「奪權」一如同你們人類歷史中對待自己的同類一樣。你們人類的歷史中也曾「捕捉」、「囚禁」、「買賣」、「展示」自己的同類 (黑奴制),你們現在也會「捕捉」、「囚禁」自己的同類,可是,卻必須在法律之下,經過「審判」,確定「有罪」才能依法執行。「我們並沒經過審判,我們並不知道我們犯了你們訂的哪條罪」:我們莫名其妙的被捉、被關、被展示……,你們的「犯人」有「與親人、家族見面」的權利,我們沒有,反而要被「當貨品般」的展示。
  你們人類也會自己設置 「鐵窗」、「鐵門」,把自己 「關起來」,但仍有一把鑰匙可以自由進出那個自設的 「籠子」,而且還可以 「自由遷移」、「搬家」,我們卻是被「終身囚禁」。
  你們人類的少數個體也會「囚禁」、「關」自己的親人、骨肉 但你們人類會判定那些少數個體為 「精神異常」,想想,你們 「囚禁」我們這些兄弟姐妹的行為,是不是他算「精神異常」呢?!
  喔?你們無法接受我們這些想法、說詞嗎?這些說法傷到你們的尊嚴了碼?讓我們再冒昧的引用你們人類自覺的一個過程-
人類環境倫理信念演進:
過去──
    自我
    地區
    族人
    家庭
現在──
    國家
    種族
    人類-------------
人類中心理論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未來──
    動物
    植物
    生命
------------生命中心理論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 岩石
  生態系
  地球------------
生態中心理論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宇宙------------宇宙中心理論

我們其實是可以理解你們的想法與做法,除了少數人類已走到「生命中心倫理」或「生態中心倫理」甚至「宇宙中心倫理」,大多數人類仍停留在 「人類中心倫理」的境界。我們相信你們終究會接受我們的想法、說法,我們相信你們在21世紀結束的時候會像 「解放黑奴」般的「解放所有生命」,唯有讓我們走出和動物園、植物園、各式生態館、各種大小的籠子、花盆、水族箱,你們才可能與我們一起回到共同的故鄉一一地球→宇宙。
  我們相信,我們等待那一天的到來,因為我們已聽到你們某些人類自己發出的期許:「有一天,人類會像看待謀殺人類般的看待謀殺動物。」
在這漫長的等待過程中,請容許我們這樣建議:
1.
請明確的告訴我們,我們「犯了什麼罪」必須被 「囚禁」,如果你們無法 「定」我們的罪 ,請不要再增加新的展示館、新的動物園,也不要再增加囚禁的個體。

2.
你們一定會說 「囚禁」、「關」、「展示」我們是為了「教育」更多人類來認識、關心、愛我們,我們卻是非常不了解:你們似乎在教育你們的子民~想認識、關心、愛一個生命就可以「捕捉」、「囚禁」一個生命,你們如何對著被「關」、「囚禁」的我們說:「我愛你們」?你們不是有很多團體在引領人類到我們真正居住的地方觀察、欣賞、認識我們了嗎?你們不是已經有很多攝影家到我們真正居住的地方拍攝我們真實、詳細的生活資料,播放給你們的子民看了嗎?何需再「囚禁」、「展示」我們呢?!

3.
你們一定也會辯解 :為了「復育」、「保存」我們。我們也非常不了解的要做這樣的辯解:如果你們一直在侵佔、破壞我們真正的住所,在籠子、水族箱、動物園內增加、保存我們是沒有意義的。你們不是已經劃設了許多生物保護區、生物復育區了嗎?就像你們人類的原住民、少數民族自治區般,能不能在「自然環境」中「保存」、「復育」我們?

4.
你們大概還會想要說服我們:看記錄片沒有真實感,有些人不可能到野外或到別的國家看野生生物,「囚禁」、「展示」我們才能滿足這些人的需求,我們也想要說服你們:隔著籠子、欄杆、玻璃窗看生命,怎麼會真實?我們在這些人造的環境中感受不到自然的生命呼喊,無法自由飛翔、奔馳在無際的原野,你們看不到我們真實的生命力。對於無法遠行欣賞野生生物的人類,我們只想說:你們社區後山的各種生物、你們家裡與你們一起生活的螞蟻、蟑螂、螂蛛,你們何時好好看、欣賞過牠們.

5.
我們最後一個建議:就像你們人類的安養院、醫院,能否將動物園、水族館、植物園轉型為野生生物看護、收容中心,輕傷的終究要「出院野放」,殘廢的就「長期照顧」,人類一樣買票入園,且可以被訓練為看護人、認養人,如老鷹守護員、水雉看護員、青蛙陪伴員、貓頭鷹認養員、蜥蜴小天使……。
  如果我們與你們是地球這個家的家庭份子,那麼請認真的想想我們的意見與想法,我們等待著,我們期待你們人類的道德、律法能及於我們,我們期待你們愛我們如同愛自己的家人。

  唯有解放我們,你們才能真正解放自己。
  唯有解放我們,你們才能與我們一起走回原野故鄉,在那兒找回生命的原始動力、生命的純真以及生命的喜悅。
               被囚禁的生物 敬筆  地球年45億年7月

1 comment:

虎姑婆 said...

很沈重的一篇文章
共同的故鄉一一地球→宇宙
真的得好好省思,受教了